<cite id="lfvjr"></cite>
<var id="lfvjr"><strike id="lfvjr"><thead id="lfvjr"></thead></strike></var>
<var id="lfvjr"><strike id="lfvjr"><thead id="lfvjr"></thead></strike></var>
<var id="lfvjr"><video id="lfvjr"></video></var>
<var id="lfvjr"><video id="lfvjr"></video></var><var id="lfvjr"><strike id="lfvjr"><thead id="lfvjr"></thead></strike></var><var id="lfvjr"></var>
<cite id="lfvjr"></cite>
<var id="lfvjr"><strike id="lfvjr"></strike></var>
<ins id="lfvjr"><span id="lfvjr"><menuitem id="lfvjr"></menuitem></span></ins>
> 新聞中心 > 行業(yè)動(dòng)態(tài)
綜合報告離中國還有多遠
   發(fā)布時(shí)間:2014年11月18日  作者:岳旭琴  瀏覽:次  來(lái)源:管理會(huì )計網(wǎng)

羅伯特·艾柯雷(RobertG.Eccles),哈佛商學(xué)院終身教授、ACCA榮譽(yù)會(huì )員,現任國際綜合報告理事會(huì )(IIRC)理事、可持續會(huì )計準則委員會(huì )(SASB)創(chuàng )會(huì )主席。

在2014年7月11日上海國家會(huì )計學(xué)院舉辦的《綜合報告“運動(dòng)”:意義、趨勢、動(dòng)力和重要性》論壇上,艾柯雷針對綜合報告發(fā)表了重要演講并回答了觀(guān)眾關(guān)于綜合報告提出的問(wèn)題。

綜合報告從誕生到現在,也不過(guò)十來(lái)年的時(shí)間,對于中國來(lái)說(shuō),綜合報告還是個(gè)比較新的概念。艾柯雷從1989年開(kāi)始研究財務(wù)報告,在綜合報告領(lǐng)域做了很多開(kāi)創(chuàng )性的研究。“艾柯雷教授是回答有關(guān)綜合報告所有相關(guān)問(wèn)題的最理想的人選。”上海國家會(huì )計學(xué)院院長(cháng)李扣慶這樣評價(jià)道。

“綜合報告是對機構的戰略、治理、績(jì)效和前景在機構外部環(huán)境背景下,在短期、中期和長(cháng)期如何創(chuàng )造價(jià)值進(jìn)行溝通的簡(jiǎn)練文件。”

這是2013年12月份國際綜合報告理事會(huì )(IIRC)發(fā)布的《國際綜合報告(IR)框架》中對綜合報告的定義。IIRC是一個(gè)由監管機構、投資者、公司、標準制訂者、會(huì )計專(zhuān)業(yè)人士和非政府組織(NGO))組成的全球聯(lián)盟。該聯(lián)盟成員有一個(gè)共同的看法,即公司報告演變的下一步應該是有關(guān)價(jià)值創(chuàng )造的溝通。

從世界范圍看,綜合報告也不過(guò)只有12年的歷史。具體到中國,綜合報告的概念還遠遠沒(méi)有深入人心,人們對這個(gè)概念的所知還相當有限。盡管中國也積極參與了綜合報告框架的制定過(guò)程,但是,要像哈佛商學(xué)院終身教授,綜合報告專(zhuān)家艾柯雷所希望的那樣,綜合報告在中國像在南非那樣“成為強制的要求”,顯然還有很漫長(cháng)的過(guò)程。

綜合報告的發(fā)展歷史

追溯綜合報告的起源,很有意思的是,并非是誰(shuí)先提出了綜合報告這樣一個(gè)概念,而是從實(shí)踐開(kāi)始的。2002年,丹麥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編制出了世界上第一份綜合報告。一兩年之后,另外一家丹麥的公司諾華諾德也出了一個(gè)綜合報告,而且還獲了一些大獎。之后,嘗試這個(gè)新事物的是一家比利時(shí)的生產(chǎn)香水和化妝品的公司。

“這些事情基本上是同步發(fā)生的,但是發(fā)生在兩個(gè)截然不同的國家,一個(gè)是丹麥,一個(gè)是比利時(shí),而且是完全不同的行業(yè),一個(gè)是生物科技,一個(gè)是香水和化妝品。所以,這兩個(gè)公司基本上是不知道彼此在做什么,但又不約而同地推出了綜合報告?梢(jiàn)他們背后的邏輯是一樣的。”

艾柯雷進(jìn)一步指出,這個(gè)邏輯就是公司和社會(huì )越來(lái)越認識到公司行為對環(huán)境、社會(huì )和治理等方面的影響,另外也必須考慮財務(wù)績(jì)效和非財務(wù)績(jì)效之間的關(guān)系。這里的非財務(wù)績(jì)效就包括ESG(環(huán)境社會(huì )和治理)。而要實(shí)現這一點(diǎn),就需要綜合報告。所以綜合報告是一種溝通的方式,它能非常全面地反映公司的績(jì)效;同時(shí)它也是一種紀律,約束公司用更全面的角度來(lái)看自己在做的事情。

隨著(zhù)綜合報告的影響漸漸擴展,一些公司開(kāi)始志愿性地做綜合報告。第一家開(kāi)始做綜合報告的美國公司是聯(lián)合技術(shù)。荷蘭的飛利浦也開(kāi)始做了。這兩家都是比較主流的公司。

大家所熟知的德國軟件公司SAP在兩年之前就推出了他們的第一份綜合報告。他們把這個(gè)綜合報告放在了網(wǎng)上。這個(gè)報告里面有11個(gè)重大的信息,其中有三個(gè)是他們所關(guān)注的財務(wù)結果,有四五個(gè)跟環(huán)境相關(guān),有兩三個(gè)跟社會(huì )相關(guān)。點(diǎn)擊他們的綜合報表中的不同元素,就會(huì )出來(lái)一個(gè)表,表里面有很多線(xiàn)的連接,顯示出不同的要素相互之間的聯(lián)系,以及他們是怎么來(lái)看待這些聯(lián)系的。

他們在報告中有非常具體的陳述來(lái)解釋非財務(wù)表現和財務(wù)表現不同要素之間的聯(lián)系,也會(huì )提到非財務(wù)表現的要素之間的關(guān)系,比如社會(huì )結果和環(huán)境結果之間非常有意思的關(guān)系。

具體到國家和地區,目前,只有南非這個(gè)國家在綜合報告方面做了強制性的規定,要求每個(gè)上市公司都必須要出綜合報告,或者說(shuō),如果不做要解釋為什么不做。“這是一個(gè)基于解釋的合規,我們把它叫做軟監管。”

除了南非,艾柯雷指出,還有一些國家也在朝著(zhù)這個(gè)方向努力。幾個(gè)月之前,歐洲議會(huì )通過(guò)一個(gè)立法叫會(huì )計指南,要求如果一個(gè)公司有超過(guò)500名員工,就需要每年都要報告它的ESG(環(huán)境社會(huì )和治理方面的績(jì)效)。它沒(méi)有嚴格地規定以綜合報告的方式來(lái)做,公司可以有單獨的列報,可以放在網(wǎng)站上。這個(gè)立法的出臺,就表明它朝著(zhù)綜合報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艾柯雷特別提到中國,“比如說(shuō)中國的證監會(huì ),要求公司做CSR 的報告(社會(huì )責任報告),還有國資委也對國企有同樣的要求。”

艾柯雷相信綜合報告是一個(gè)不可避免的趨勢,問(wèn)題就是要花多長(cháng)時(shí)間才能在一個(gè)國家或者地區成為一個(gè)強制的要求。他希望通過(guò)自己的努力,加快這個(gè)過(guò)程。

我們(yōu)槭裁葱枰C合報告?

綜合報告和我們現有的信息披露相比較而言,更強調為各個(gè)方面的利益相關(guān)者披露公司在價(jià)值創(chuàng )造方面的情況。上海國家會(huì )計學(xué)院院長(cháng)李扣慶從不同的利益相關(guān)者的角度概括了綜合報告的作用。

“綜合報告是眾多會(huì )計前沿問(wèn)題當中的一個(gè)。這個(gè)問(wèn)題不止涉及到會(huì )計問(wèn)題,還涉及到整個(gè)公司治理和整個(gè)公司的發(fā)展。這樣一份報告對于外部投資者和內部經(jīng)營(yíng)者之間解決信息不對稱(chēng)的問(wèn)題有非常大的幫助,對于投資者做更理智的決策也會(huì )有更大的幫助。而這個(gè)報告準備的過(guò)程,對于內部經(jīng)營(yíng)者和管理者來(lái)說(shuō),也是一個(gè)提煉、提升的過(guò)程;對于企業(yè)內部的財務(wù)人員,會(huì )是非常艱巨的挑戰。對于中介機構也是非常大的挑戰。”

艾柯雷則提到,綜合報告和傳統的會(huì )計方法相比的一大優(yōu)勢,就是可以披露一些傳統會(huì )計方法無(wú)法反映的負的外部性。這個(gè)負的外部性主要是對環(huán)境的影響。最近的分析顯示,全球的生產(chǎn)和加工業(yè),包括林業(yè)、漁業(yè)、農業(yè)、采礦業(yè)、石油業(yè),也包括公共業(yè)、水泥、鋼鐵、石化業(yè),有一個(gè)環(huán)境成本,每年達到7.3萬(wàn)億美元,主要是由溫室氣體的排放、使用水和土地造成的。這些成本超過(guò)了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的GDP,除了英國和美國。這些環(huán)境成本,包括社會(huì )的外部性等等,加在一塊是非常巨大的。

說(shuō)到這些成本,一個(gè)關(guān)鍵的問(wèn)題就是傳統的會(huì )計方法沒(méi)有辦法捕捉到這樣的成本,它們沒(méi)有辦法在損益表當中得到反映,在資產(chǎn)負債表中也沒(méi)有反映。在傳統的會(huì )計和財務(wù)會(huì )計當中,我們能夠看到公司使用的資源,以及為股東帶來(lái)的價(jià)值,往往還有其他的利益相關(guān)方的價(jià)值,但是不會(huì )有會(huì )計來(lái)反映這些所謂的負的外部性。綜合報告正可以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

艾柯雷認為對于編制綜合報告的公司,綜合報告一個(gè)立竿見(jiàn)影的好處是讓合作者更加了解公司的商業(yè)模式,使公司的各個(gè)部門(mén)有更好的溝通和連接,減少信息孤島,讓公司的管理變得更好。

而從投資者的角度,顯然也是有好處的。但是,投資者也不習慣綜合報告所提供的信息,未必了解綜合報告能夠為他們帶來(lái)什么,這還需要公司自己來(lái)決定要不要出綜合報告,決定之后需要教育投資者來(lái)了解綜合報告提供的信息。

綜合報告離我們還有多遠?

艾柯雷希望通過(guò)他的中國之行,使中國對于綜合報告有更多的了解,并且希望能夠推動(dòng)綜合報告在中國廣為接納,最后成為一個(gè)強制性的要求。

但是,問(wèn)題是,中國的公司、中國的監管部門(mén)是不是愿意接受,是不是愿意馬上把它變成一個(gè)強制的要求呢?

對于中國公司應不應該強制披露綜合報告,有一些不同的聲音。有人認為這會(huì )增強中國公司的競爭優(yōu)勢,會(huì )吸引投資者。但也有人認為,這樣會(huì )增加中國公司的透明度,使他們的競爭者或許利用這些信息對公司不利。特別是對于銀行業(yè),綜合報告披露的信息,或許會(huì )影響到整個(gè)金融系統的穩定。

艾柯雷懷疑后面的這種說(shuō)法。他以南非為例,“在南非,到目前為止,似乎綜合報告的要求對南非經(jīng)濟并沒(méi)有帶來(lái)不利影響。南非有450家上市公司,這兩年,他們很多在國家強制推行綜合報告框架之前已經(jīng)在做綜合報告了,也沒(méi)有發(fā)現特別多負面的影響,或者帶來(lái)特別大的代價(jià)。”

談到中國作為一個(gè)發(fā)展中國家,是否合適做綜合報告方面的領(lǐng)導者的問(wèn)題,艾柯雷說(shuō),第一個(gè)把綜合報告作為強制性要求的南非正是一個(gè)發(fā)展中國家。這說(shuō)明新的市場(chǎng)可能適合更快地采用新的技術(shù),因為他們沒(méi)有現有的基礎設施。

他最后打了一個(gè)很有趣的通俗易懂的比喻:“比如拿手機和固話(huà)對比,我們可以看到,如果固話(huà)系統建設得不是非常好的話(huà),反而更容易使用手機。所以中國更適合使用綜合報告,因為中國不像美國監管法律方面的負擔那么重,歷史負擔那么重。比如美國律師的數量比其他國家都要多,這個(gè)法律負擔也是非常大的。中國作為發(fā)展中國家來(lái)講,似乎可以有一個(gè)跳躍式的發(fā)展,完全可以跳過(guò)這些發(fā)達國家做綜合報告領(lǐng)域的領(lǐng)銜者。”

《國際綜合報告框架》摘要

綜合報告提倡一種更連貫、更有效的公司報告方法,旨在提高財務(wù)資本提供者可獲得的信息的質(zhì)量,實(shí)現更具效率和效果的資本配置。

綜合報告的主要目標是向財務(wù)資本提供者解釋機構如何持續創(chuàng )造價(jià)值。綜合報告將使所有關(guān)注機構持續價(jià)值創(chuàng )造能力的利益相關(guān)者受益,這些利益相關(guān)者包括:(jiǎn)T工、客戶(hù)、供應商、業(yè)務(wù)伙伴、當地社區、立法機構、監管機構和政策制定者。

指導原則

下列指導原則奠定了綜合報告編制的基礎并指出報告內容及信息列報方式:

注重戰略和面向未來(lái):綜合報告應深入說(shuō)明機構的戰略,這一戰略如何與機構短期、中期和長(cháng)期的價(jià)值創(chuàng )造能力相關(guān),及其這一戰略如何與資本的使用情況及對資本的影響相關(guān)?

信息連通性:綜合報告應顯示對機構持續價(jià)值創(chuàng )造能力產(chǎn)生重大影響的各個(gè)要素之間的組合、相互關(guān)聯(lián)性和依賴(lài)關(guān)系的全貌。

利益相關(guān)者關(guān)系:綜合報告中應深入說(shuō)明機構與關(guān)鍵利益相關(guān)者之間的關(guān)系的性質(zhì)和質(zhì)量,并說(shuō)明機構如何及在多大程度上理解、考慮并回應利益相關(guān)者的合法需求和利益。

重要性:綜合報告中應披露對機構短期、中期和長(cháng)期的價(jià)值創(chuàng )造能力具有實(shí)質(zhì)影響的事件信息。

簡(jiǎn)練:綜合報告應簡(jiǎn)明扼要。

可靠性和完整性:綜合報告應包括所有正面和負面的重大事項,并以一種平衡方式列報,且應無(wú)重大錯誤。

一致性和可比性:綜合報告中列報的信息,編制基礎應前后一致;應當是有關(guān)一個(gè)機構自身價(jià)值創(chuàng )造過(guò)程的重要信息,使之能夠與其他機構進(jìn)行比較。

內容元素

綜合報告包含8個(gè)內容元素,這些內容元素基本上相互關(guān)聯(lián)且不相排斥。

機構概述和外部環(huán)境:機構從事什么業(yè)務(wù),機構在什么樣的環(huán)境下運營(yíng)?

治理:機構的治理結構如何支持機構在短期、中期和長(cháng)期創(chuàng )造價(jià)值?

商業(yè)模式:機構的商業(yè)模式是什么?

風(fēng)險和機遇:影響機構短期、中期和長(cháng)期創(chuàng )造價(jià)值能力的具體風(fēng)險和機遇是什么,機構如何應對這些風(fēng)險和機遇?

戰略和資源配置:機構的目標是什么,機構如何實(shí)現這一目標?

績(jì)效:在報告期間,機構戰略目標的實(shí)現程度如何,機構在對資本的影響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

前景展望:機構在執行其戰略時(shí)可能遇到哪些挑戰和不確定性,對機構的商業(yè)模式和未來(lái)績(jì)效有何潛在影響?

列報基礎:機構如何確定哪些事項應包含在綜合報告中,如何量化或評估這些事項?

電話(huà):029-89192515 傳真:029-89192515 E-mail:sxhuaxi2023@126.com 陜ICP備15008353號
地址:西安市高新區唐延路3號唐延國際中心13層 郵編:710075  
无码,天堂资源,国产又粗又猛又黄又爽无遮挡,荫道bbwbbb高潮潮喷,小寡妇好紧进去了好大看视频 樱桃视频大全免费高清版观看下载| 中国亚州女人69内射少妇|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AV| 日韩和的一区二区区| 国精产品一品二品国在线| gogogo日本免费观看电视剧| 日韩一品二品三品| 国产综合内射日韩久| 少妇荡乳情欲办公室456视频| 麻花传md0174沈娜娜|